博鱼体育全站app

中国搏击还有戏吗?

  疫情已经进入第三年的下半年,目前国内搏击产业处于基本停滞状态,无论是赛事还是培训。大型赛事无法启动,拳馆无法正常运营,在此前六七年间一片 生机盎然的搏击界与搏击产业一片萧条,业内人士更是对现状充满了无助,对未来产生了迷茫。

  近日,《中华武术》杂志采访了如今已经拥有三四千万垂直粉丝数的武术搏击消费者平台“用武之地”的创始人徐睿。

  徐睿是当年风靡一时的“散打王”赛事的重要参与者,在“散打王”里充当着重要的角色。他为每位运动员量身打造凸显特色的绰号,这些绰号流传到现在。他力图用自己的声音和语言渲染出一种充满中华武术精神的赛场氛围,让观众感受到中华武术的底蕴,让广大电视观众和现场观众置身一种武侠情境之中。他创造了一种完全原创的主持风格。

  徐睿就搏击产业的现状与未来,线上与线下,“后疫情时代”如何开发武术搏击产品等行业切实关注的问题与记者展开了交流。

  徐睿:据我所知,目前国内原本有的那些大型品牌搏击赛事因为疫情防控都处于停滞状态。一些地方性赛事还可以在酒店、商场乃至景区举办,但由于规模、资金与运营团队能力等各种问题,可以讲目前国内已经很久没有举办过有影响力的商业搏击赛了。

  我了解到国内几家大型品牌赛事也都在积极自救,比如我们近期就看到多个赛事主动到国外寻求合作,搭建擂台进行赛事内容生产。我想,这个举动的意义首先在于要让国内粉丝看得到你这个赛事的最新内容,也只有如此才能证明你的存续与在未来疫情结束后的各种延展可能。如果长久地失去声音,一旦新机会再次来临,也许你会发现你已经被挤出了可能受益阵营的前列。这点很重要。

  另外,国内有赛事前一阶段迫于资本压力发生了规模性裁员的事情,很不幸。因为站在娱乐产业角度来看,领先的精神产品生产开发企业最重要的资产其实是人。若干年时间,数亿元投入,除了得到一些赛事的版权内容与品牌知名度美誉度以外,最重要的是历练出来的可以打仗的团队。不过,资本是无情的,迫于压力裁员也是无奈与无助之举动。

  再有就是疫情前国内如火如荼投入开发的各种特色拳馆,这个以都市白领阶层健身、防身、养生为产品诉求来源的生意目前各地状态不一样。像一些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大城市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一些中小城市还能正常运营。在大城市,前年下半年开始也曾出现了一些误判时局,认为疫情马上就会结束的投资运营者,在市场低迷节点选择大举投入连锁开办拳馆以期疫情过后可以迅速占领市场。这样的举动无疑也导致了目前也处在受困的阶段。

  除去服务业余搏击爱好者的拳馆生意以外,还有一块业务就是那些原本培训准备参加各种职业赛事的运动员的俱乐部。因为赛事的缺失,应该讲,那块生意也很难做。一些原准备以此为生存手段的年轻人已经退出了。

  记者:针对国内搏击界的基本现状,您能否简单判断一下搏击产业在未来的走势?

  我们近期欣喜地看到就在我们亚洲近邻的新加坡与日本已经接连举办了若干场大型商业赛事。UFC新加坡站的比赛,我们的“格斗女神”张伟丽再次逆势崛起,不但打败了对手,更让我们看到了重夺金腰带的希望。再有就是6月19日在日本东京巨蛋体育馆举办的武尊VS那须川天心一战,仅是现场门票就销售了近六万张。

  这些现象和数据表明两点,第一,搏击赛事无论在什么时期都是粉丝受众的刚性需要,因为生活需要减压、解压,人们需要搏击给人们带来新鲜的刺激与希望。第二,同样作为亚洲国家,新加坡与日本在后疫情时代的先行一步也给了我们很大、很好的启发:一旦疫情在国内过去,肯定会迎来一对于搏击赛事的大规模消费。因为人们太需要搏击以及搏击带来的解压与释放了。

  而疫情过后,对于拳馆的生意肯定也会迎接一利好。特别是那些被激发起来的对防身产生了大量诉求的消费数据会准确反应在各级、各类型拳馆的销售收入端。

  如果赛事产品能重入正轨,职业运动员的培训肯定也就会重燃战火。那时,也许就是武林一代新人换旧人的重要时刻。

  记者:通过多年开发“用武之地”线上流量的实践,您目前对于武术搏击产业线上线下的理解是怎样的?

  徐睿:首先,我依然坚定地认为,体育肯定是线下的生意(电子竞技除外)。线上对于体育特别是搏击产业只是起到两个作用:一是塑造大众认知的品牌价值的流量通道,二是最便捷廉价的虚拟与实体产品的销售通道。

  搏击的主体肯定需要在线下完成。赛事必须进入体育馆才能创造出观众的最佳体验效果。培训必须面对真拳到肉的训练才能产生收获与价值。

  不过,由于线上线下开发的逻辑与方法天壤之别,所以我们发现绝大部分体育线下产品的优秀开发者无法掌握线上流量开发的密匙,或者花大价钱购买粉丝流量的表面数据而无法线日马上就要创办了七周年的“用武之地”这样拥有三四千万垂直粉丝数的流量平台存在的核心价值吧。

  记者:您曾经参与过很多赛事的运作,现在又投身线上,您觉得未来中国搏击赛事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徐睿:我最近有一个大胆的研判,中国搏击界应该在未来十年内产生出一个巨无霸级别的赛事品牌,也就是说这个赛事的收入应该能占到产业整体收入的百分之五十左右或者更多。它也许来自现存的已有赛事,也许是横空出世的一个新玩家。

  这个巨无霸赛事必须有以下几个特征:完全移动端化甚至元宇宙化,如果大家有兴趣,我们可以就关于搏击如何进入元宇宙的话题进行专门的探讨。

  这个巨无霸赛事,它的每个参赛运动员必须是金光闪闪的爆款IP;它必须有多维度的基层建制而不能像目前国外赛事那种单薄的赛事结构与资源组织模型;它必须有多种传说乃至传奇的围绕与交织;它必须是多种娱乐产品的基础表达素材的核心来源。

  今年,是我进入这个行当的第二十三个年头。客观而言,我已经看到了二十多年来所有投入这块果园的种子在无数人辛勤耕耘后开花的结果,而美好的未来、更多的收获就在不就的将来。

  就像“用武之地”账号开头的介绍语那样,“武术,带给你健康、安全、快乐、希望”!相信吧,一定会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